评论观点

Comment

贺丹谈研究生教学

发布时间:2020-05-14

(5月6日晚,西安美术学院露天茶座,贺丹教授与研究生张瑞蕊,张竞,刘航,刘冰四位学生进行教学交流,西安纺织城么艺术中心总监陈展辉先生参加。)
贺丹谈话:
刘冰的画展马上开始了。她画的比较多,昨天看了刘冰的画,让她不要骄傲,还差得很远。不要以为大家都捧刘冰“画的不错,有才气,有天赋,画的跟别人不一样”,也许那是观众只是看了你一两张画,当看的多了,时间长了,感觉都在重复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太流行。和社会上目前流行的艺术样式相似。流行的东西最容易被大众接受和质疑,因为它最直观。作品图式语言相似的人,社会背景、教育背景都相似,想的问题都雷同,其中会有很多肤浅的感受,而这种感受往往过于表面化。你需要更深入的思考,形成你独特的看法。再一个是表现的主题,昨天我已经强调:你的主题一直在重复,从大二到现在,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卡通时期它是一个阶段,可是这需要深化,本质上需要更深入的内涵,否则就是自生自灭。
“不可为而为之”与“可为而不为之”有本质的区别,才华与感受当然是前提。前几天,我让你们去校园里面画写生。要清楚为什么画这个,我为什么安排这样的课程。你们画人体也好,风景写生也好,这些只是一个媒介。真正的学习更多是在课外,首先是提高“人”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勤奋当然是必需的。但是如果一个老师对学生的评价仅仅只是努力与勤奋,那么这一定不是好的评价,这样的学生也许不适合从事艺术实践,他可能做艺术实践领域之外的工作很适合,这是艺术教育在形而上方面的最基本的概念。对于课程所提出的要求和所涉及的绘画基本问题,需要努力钻研。刘冰在陕北写生的时候画了一批,作为艺术,有些画画的很好;作为课程,还是需要完成课程所提出的要求。最基本的绘画基础不能忽视,就拿色彩空间处理来说,仅这一点,掌握好就很难。这些东西是训练学生对色彩的基本把握,基础扎实了,画自己的艺术创作时就更得心应手,同时,这样的基础训练对你们日后的艺术实践也是一种补充,否则的话,作品很单薄,会使观者对艺术家本人产生业余画家的感觉。
但是作品最终不仅仅是拿给专家、内行看的,真正的艺术作品是影响社会的。要把自己的观点通过艺术作品表达出来,最主要的是要看你在作品中要表达什么样的态度,看法。比如你们看邢庆仁的画,一看就是“可为而不为”,他不是去追求那些线的准确,而是追求原初的感受,真正有眼光的人在看他作品的时候,一定不会认为他造型基础不好。就好像当年我在巴黎,巴黎是一个成就艺术家的地方,但同时也在葬送艺术家。很多有才华的艺术家在展览和作品的销售过程中迷失了自己。所以,不要紧抓着自己以前绘画的惯性前进,重要的不是作品的表面形式,而是你所表现的主题内涵。作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,不要陷入所谓的“风格”。在我看来的真正的风格是说贯穿一个艺术家始终的东西,他与众不同的世界观,甚至一些“颠覆性”的东西。现在普遍流行用照片进行创作,很多学生跟风,画的和照片一模一样,照片本身已经拍的很好了,再画一遍有什么意思?你们看德国的艺术家李希特,他的作品是有观点的,同样是照片,但已经不局限于照片本身了。
现在的学生不了解社会。当代艺术,最重要的特质是对于“社会”的认识和思考,首先要具备自己独立的观点,艺术家需要深入到社会生活中,这一点与“过去”的绘画观念不同,它不再是孤芳自赏。所以说,让学生们下到农村去了解生活,了解那些农民,了解农民便是了解了中国的当代社会。下乡的过程中要做日记。在研究生学习过程中,技巧和画面只是素质教育其中的一部分。
审美是尤其重要的。现在的很多作品,画的非常漂亮,非常装饰,挂在墙上很好看。看一个艺术家,艺术是作为一生的艺术,评价艺术的境界,不是哪张画的问题,而是看艺术家的一个完整人生的价值判断。就好像毕加索所在的那个时代,之所以他是伟大的艺术家,也并非因为某个具体的作品,是因为他这个人的人性伟大。比如,最后历史评价你刘冰,不是说刘冰就是个画卡通、画娃娃的,那只是个一般的画家,而是看你刘冰这个人,在你处的那个时代,作为一个艺术家,是不是代表了那个时代精神。尤其当今全球化的时代,各个层面的人都在关注着整个的人类社会生活,比如:生态、环境、宇宙等,涵盖面非常广博。那么,艺术家关注的内容,便至关重要。技术性的东西通过训练可以提高,境界是作为一个人的境界,境界的提高更多的来自于修养的提升。我对我的研究生的最低要求是:即使画面并不漂亮,但是品质要高,不流俗。
同时,要注意地域性和民族性。作为中国人,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很重要。在中国,把人作为社会中的人来看,强调文化共性;而西方——欧洲,尤其在文艺复兴之后,以人为中心,物质世界以人的存在而存在,更强调文化个性。这一差异,从中国与西方在写信时的称谓上就有所体现。中国,个人的姓名是在大的群体概念之后提出来的,西方则相反。在中国古代的书画中,作者落款的时候都会标注出他是哪里的人,作者是有一个所属的地域的。在中国的哲学中,“天人合一”,“家国天下”,这些也是不同于西方思维。怎么去考虑这些问题?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,这些还只是宏观表面的问题之一,由此还有更多的衍生问题产生。历史上,所有的大艺术家,都是有非常明确的世界观和宇宙观。艺术家首先要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。那么,艺术家一定要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看法,要明确。就我本人来说,我关注的是无意识的群体性,实际上是对于地域群体的思考。
我认为艺术是人类精神文化里面最超前的,它的超前性表现在对于当世的思考和对于未来的希望。其实当代艺术的精神同样也反映在其他领域,比如电影、文学、音乐、戏剧等,都是具有很鲜活的思想。
艺术家的终极价值是历史决定的。艺术家的当下价值应该是画廊推出来的,而不是拍卖行,当前,我认为拍卖是对中国艺术家最大的一个伤害。在中国,推年轻画家,打造明星现在成为了很流行的现象。真艺术家,不需要炒作,自然会脱颖而出。在巴黎的各种艺术杂志里,从来没有像中国现在这样,对某个年轻画家进行这么火热的吹捧。
艺术之为艺术,永远是进行时和未来时。伦勃朗以及伦勃朗的那个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了;毕加索以及毕加索的那个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了……那我们呢?
(贺丹口述,彬羽整理)